中国饲料添加剂信息网
  • 关于楼房养猪的一些思考
    添加时间:21-06-21 10:14:42作者:来源:点击数:
     

    导读:本文内容为朱稳森博士口述,笔者整理后转述。主要内容是朱稳森博士对于当前国内流行的楼房养猪的一些思考和个人观点。换个角度看事物,总会有新的理解。

    一、当其无,有室之用

    从老子的一句话说起,“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开凿门窗建造房屋,有了门窗四壁内的空虚部分,才有房屋的作用。所以,“有”给人便利,“无”发挥了它的作用。

    我们建造一个空间来实现某种功用,实现的功用即是这个空间中没有的东西。对于建造猪舍来说,我们给猪创造了一个内部环境,让猪在其中生活、生长、生产。猪舍的基本目的即是把猪与外界隔开,所以猪舍的功能是我们希望不存在于猪舍里的东西。比如我们不希望炎热进去、不希望寒冷进去。

    事实上,在我的概念里,猪舍很大程度上就是一组绝缘材料,把猪舍内部和外部的热量交换隔绝开,实现对猪舍内部温度的控制。当然我们还需要猪舍给猪遮风挡雨。

    说到隔热这里提一下一个绝佳的隔热材料——气凝胶。这是一种太空材料,很薄的厚度即可实现强力的隔热。当然这种材料相对昂贵,或许在未来某天会应用在猪舍的建造上,也或许现在就有人愿意承担这它昂贵的价格。

    总之,猪舍功能是猪舍所排除在外的那些东西。

    我们在建造猪舍时一个重要的考量是要把某些猪病排除在外面,这个过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生物安全”。我们通过猪舍建筑来分隔出一个空间,我们把内部用来养猪的地方看做是干净的,即净区;而外面的世界我们把它当做是脏的,即污区。

    二、万丈高楼平地起

    无论是历史上,还是当下,人们都对于高楼有执着的追求。回溯4000年,在创世纪中有一段希伯来文记载的建筑项目,位于今天的伊拉克平原,当时的人们提出要建一座城——一个通天塔,这样他们可以籍此出名。

    现在的世界最高楼是迪拜的哈利法塔,楼高828米。但是相信在不久之后就会有人造出比这个还高的建筑。建造高楼的一个无形动机是,人们希望证明他们可以做得到,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希望因此成名。

    当然建造高楼也有一些现实层面的动机,比如土地利用率更高,以及给环境带来的印记更小。把更多的东西集中起来放在更少的土地上。

    三、高楼养猪面临的挑战

    1、HVAC

    高楼养猪首当其冲的是HVAC(Heating,Ventilation,Air-Conditioning)问题,即供暖、通风和空调。当然高楼养猪由于是多层结构,所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以节省能耗的机会。然而我们得记住的是,一个满负荷生产下的生物量密度。这与我们的办公楼或者公寓的生物承载量完全不同。猪群总的热量输出和水分输出比我们的公寓要高得多。我们还要注意,猪是不穿衣服不盖被的。

    因此我们需要注意猪舍的气流工程。这件事在中国的猪场做得普遍不好,我们时常可以看得到。我有个英国朋友,他为一家中国的设备建筑公司工作,他对这一点也比较悲观。当然,如果你想达成某件事,你就必须为之去拼搏。如果你只是简单的放手,当然什么都不会发生。

    中国的猪舍对于通风做得普遍不好,而高楼猪舍的通风则更具挑战性。当然,就像非洲猪瘟教会了我们生物安全,高楼猪舍可能会给我们一堂关于猪舍气流工程的速成课。对于大规模设施,一个优势是可以使用工业级空调。

    2、内部生物安全

    在疾病控制方面,我们前面已经说过,高楼猪舍的环境足迹更小,这意味着有机会实现更好的外部生物安全。形成一个小的封闭空间,使得分区化更容易实现。但是在内部生物安全上则会存在一些担忧。

    养猪生产和疾病控制的一个基本原则是分区和隔离。若干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用这两个手段来控制疾病在动物之间的传播。病原在密集的大猪群中的不断传代可能会增强毒力,当然这是一个内部生物安全问题。

    3、系统复杂度带来的高效率和高失败成本

    一个系统的复杂度并非线性增长,当一个系统内的个体数量越多,那么不确定性即产生无序的能力会显著增高。因此可能会出现小数量猪群不会出现的新问题。当然,有人认为这是可以问题可以克服的,也有人认为这是个定时炸弹,是一场迟早会发生的灾难。

    其他的一些问题,比如供水。猪每天需要的水量大约是体重的十分之一,对于一个大猪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用水量,此外员工的洗漱、吃喝也都要用到水。这是一个很大数量的水,这些水从哪里来,然后到哪里去?为了避免供水出现问题,还需要建造一个足够大的备用水源。

    电也是个问题。对于高楼猪舍,自然通风的机会会很少,加温、降温都需要用电。如果电源故障会带来很大的问题。为了避免停电需要准备一个备用电源,而这个备用电源会是一个很大的发电机。

    Gerald M. Weinberg在他2014年出版的《重新思考系统设计》一书中指出,大型系统具有内在的高效率,但是失败的代价非常高。当然会有一个平衡点,或说转折点。我们知道有这样一个点,但是不知道它在哪里。

    此外,废物管理的工作也会非常庞大。猪场排出来的氮和磷给谁?人们常说可以用猪粪来制造甲烷,但是甲烷是CH4,它里面没有任何氮和磷。猪粪可以用来制造甲烷,但是氮和磷仍然是个问题。氮是植物易于利用的形式,我们不想把它浪费掉。全世界都缺磷,但是我们把它倒入河里会带来污染。谁会需要这些氮和磷?他们在哪里?他们准备用多少钱来买?

    还有这些废物的运输问题。在我看来,猪场,特别是育肥猪场,应该在地理上尽量靠近种植业地区。如果是猪肉,你可以轻松得把它运输到任何地方,但是运输氮和磷的话,存在一个巨大的物流问题。

    最后,我想说的是,养猪的道路万千条,不存在一个通配整个繁芜世界的唯一道路。所以我们需要对新信息保持开放,但是我们不应该都去追求时尚。尽管我希望这个观点是我的,但是Weinberg在几年前就说了这话,虽然他说的不是养猪这件事。

  • 相关文章:
  • 免责声明:
  • 本新闻内容部分来自互连网,如果该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作出相应的处理。 在对信息的正确性和准确性进行考证之前,中国饲料添加剂信息网对在网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中国饲料添加剂信息网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站点导航 广告业务 友情链接